番外 (大结局)(第1/5页)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一页

引号影院,精彩在线观看

【番外】

    番外—元夜

    元夜

    玉树银花,人月团圆。

    正月十五夜,家家放灯。虽然下着薄薄的雪,扬州城大街小巷千门万户,依然悬挂起各式各样的灯烛。大户人家的

    门口,还有人搭起彩棚,在里面设灯歌舞。

    扬州云韶院,江南最为出名的歌舞伎院。此时明月之下,花灯丛中,正有一队少女且歌且舞。伫足观赏的人多如过

    江之鲫,直到月过中天,丝竹管弦不停,人群依旧拥挤。唯有一对母子,没有挤入人群,只寻了不远处一个较高的地方

    看着。

    母亲看来大约三十不到年纪,身穿碧罗衣,眉目清致,眼神明亮;身边七八岁的小男孩穿着天青碧的锦衣,手中提

    着一盏仙人乘鸾花灯,小小的脸颊在晕红灯光映衬下,眉目如画。

    碧衣女子含笑看着不远处的歌舞,小男孩并无兴趣,只玩着手中的灯,百无聊赖道:“娘,爹怎么还没找到我要的

    杏仁糖啊?那我们去找他好了。”

    母亲声音温柔,轻缓道:“玄湛,再等一等吧,这歌舞让我想起多年前的几位故人。”

    小男孩头也不抬,说:“什么故人,不是杀人犯就是被杀的人,你和爹还有活的朋友么?”

    她笑着抬手揉揉他的头发:“胡说八道!周叔叔和王叔叔呢?爹娘不是也经常带你和他们的孩子玩么?”

    “算了吧,那个抱着个骷髅头跑来跑去的周小夕和马背都上不去还妄想当大将军的王开阳。”玄湛不屑一顾,“两

    个爱哭鬼。”

    “你小时候更爱哭。”母亲毫不留情地打击他。

    玄湛抬起头,一脸不满正要争辩,却见一个身影寻寻觅觅来到了他们附近。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本有中上之姿

    ,只是一身青衣素淡,头发又紧紧挽成一个螺髻,上面毫无花饰,显得整个人十分黯淡。

    见她低头寻到他们面前,碧衣女子便问:“娘子可是在找什么东西?”

    那女子头也不抬,只皱眉道:“是呀,我金簪掉了。”

    金簪子如此贵重,普通人家丢了自然非同小可。玄湛赶紧提高自己的仙人乘鸾花灯,说:“一路都是积雪,恐怕不

    好找,我帮你照着灯吧。”

    “哎哟,那可多谢了。”青衣女子终于抬头看了他们一眼,见这对母子气质殊众,不似普通人,便赶紧行了一礼,

    说,“我刚刚和丈夫单独在前面放灯呢,结果觉得自己头发一动,簪子就不见了。我丈夫不知道疼人,居然让我独自沿

    路回家去找,结果一直到家了也没找到……”

    她一边说着,一边与玄湛走到小丘前方柳树之下。

    碧衣女子站在小丘之上看着他们。玄湛的灯照着脚下一团微光,两人走到树下时,只见那个女子蹲下去看了一看,

    然后,传来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玄湛提高了灯,照着柳树下倒卧的一团身影,回头朝着她喊道:“娘,这里有个死人!”

    元宵节巡逻的捕快们不少,刚好就有一队在附近,听到他们的声音便立即过来了。有的将围上来的人群拦在十步外

    ,有的检查倒卧在地的男人,也有人拿着册子在盘问那个女子。

    “他是我丈夫刘成,我姓魏,人家叫我歆娘……”女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几乎背过去,“他是手艺人,打首饰的

    ,我们去年避乱到扬州,就住在槐树井旁。今晚我们出来看灯,我的金簪不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一页